关于头发越来越少这件事

关于头发越来越少这件事

得快点求人认领😐

一天晚上,在我日常给头发涂完米诺地尔时,师兄来找我聊天,不禁瞄了一眼我刚涂完药水的头顶,感叹了一句:“你头发有点少呀,得好好保养呀。”我微微一笑,虽然我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听见了类似的话语难免还是有点难受。

小叔的羡慕

我记得那是自己高中的时候,过年时去小叔家探望,小叔热情款待了我们。那时候的我头发乌黑浓密且茂盛。他当时望着我的头发,流露出了羡慕的目光,喃喃自语道:“头发真多,年轻真好呀!”如果没有失去就不会对稀疏平常的东西珍惜,就如同我们很难去想象那些残疾人的痛苦亦或是他们的羡慕。我当时不懂,心里甚至还有点想笑小叔在说啥。

头发减少的时机

我现在仍然不知道是否有一个明显的界限,它将浓密头发的我和头发日渐稀少的我分隔开来。只知道这个时间点大概出现在大一大二的某个时间段。可能是我的作息发生了变化,又或者是我的身体内部已不像以前一样健康,当时有些玩的比较好的同学说了我的头发比较少,但是我大意了,并没有在意。

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时候大概是在大三的时候,那时候头发少是真的有点明显了,每次洗头都掉一堆头发。望着水盆里漂浮的头发,我恐慌了起来。最开始我觉得是烫头发了的原因,于是决定用点好的洗发水调理一下,然而事实并没有太好,可能头发掉少了,但它们依旧一去不复返了。后来我关注了一个叫詹姆斯艾伦的公众号,才明白自己真正的「病因」:脂溢性脱发。

也就是那段时间,我知道了啥生发洗发水,啥独门生发秘方,那些不过都是恶人们利用脱发群体的恐慌心理编造出的智商检测税。真正明确表明可以治疗脱发的方式只有两种:外涂米诺地尔或是口服非那雄胺。当然植发也可以暂时性的治标。不可否认的是,它是真正的不治之症,只能用一些方法勉强控制继续脱发,然而头发的消失却是在所难免的。

取舍?

现在的自己选择的控制方法是外涂米诺地尔,每天在头发上喷一喷,按摩一下,日日反复即可,这也是文章开头一幕的上下文。然而我发现最近头发似乎掉的更多了,我怀疑是我基本上每天都运动一会儿造成的,疫情在家的那段时间,我基本上没咋动,当时我明显觉得自己的头发似乎变得浓密了一点。后来我看到了这篇文章:运动,脱发和健康,至少从心里上感觉运动的确和头发成反比,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我很喜欢:

但就我个人感觉而言:运动对脱发并没有什么好处。

但我依然会坚持运动,我想人越长大会越成熟,越成熟会越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比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更值得我们骄傲、付出和为之不懈努力的。我更希望我能早日一口气做完四十个俯卧撑,也只有等你真的能一口气做完四十个标准的俯卧撑的时候,你就真的不再计较那可有可无的头发。

头发与强壮身体不可得兼?舍头发而取身体者也。

心态调整

实际我现在早已不会因为头发少而焦虑了,因为我已经接受这个事实,唯一有点难受的就是偶尔被别人说时还是会有一点落幕与生气。我已经不能做出更多的调整,保持好良好的心态迎接头发消失的一天就行,那时候的我或秃头(有点丑🤡),或是带个假发(这个可以🤔)。我的内心也会因此而强大,因为从某种程度上失去了重要的东西,它让我懂得渐渐失去而无力的感觉。现在的我也要说有什么担心的,应该是需要尽快找到一个女朋友,不然头发消失后再找,恐怕就困难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