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边栏壁纸
博主头像
laffitto

也扯淡,也思考,也学习,也生活

  • 累计撰写 85 篇文章
  • 累计创建 33 个标签
  • 累计收到 81 条评论

目 录CONTENT

文章目录

鸟生

laffitto
2022-01-17 / 2 评论 / 0 点赞 / 367 阅读 / 1,429 字

咱家喜欢养点宠物,但受限于房间的大小,大多数都是些小动物,而这其中要属虎皮鹦鹉是最多的。为什么说是最多呢,因为它们经历了一代又一代。最开始是一对,然后死掉了一只,再买只新的替补,就这样往往复复,除了中间有两只鸟儿相继死去,断了大概两年。从小学到研究生,基本贯穿了我整个读书的生涯。

很多时候我们家养鸟,也就局限于鸟儿生存下来。实际也很少陪它们玩,也没有训练它们上手什么的,只是偶尔放出笼子在家里面转转。更多时候它们只是平平淡淡的待在自己的笼子里,安安稳稳度过一生。这其中有一只特别长寿,由于其绿色的外表,我称呼他为「小绿」。他以顽强的生命力送走了他的两届伴侣。如果不是家里后来想给他找个伴又买了两只新小鸟,他原本还可以有着更长的晚年时光。算一算竟然已经有快10年了。

『老妈的微信头像之超级远古稚嫩:他还是个孩子呀!』

大概是从初三小绿来到了我们的家,那时候还是很稚嫩的。清澈的眼神,顺滑的羽毛,完完全全是气质小鸟的样子。有时候我会觉得,眼神对于世间万物都是相通的,稚嫩时的清澈灵巧,年长后的波澜不惊,生命中的幸福沧桑都可以从眼神中略知一二。那时的我开始上高中住校,顶多也就是每周回来的时候看看他,之后上了大学研究生,变成一学期一见面,日子就那样渐渐过去。

『偷拍洗澡』

在他送走自己的第一任伴侣后,家人很快给他配了第二任伴侣。那时候我再看他时已经略显疲态,按照以往的经历,自家养的虎皮鹦鹉也就活个三年就结束了生命。但是他不一样呀,虽然感觉蔫蔫的,但是却透露出稳重。每次放假回家我都惊异于它顽强的生命力:「呀,它居然还活着呢!」他似乎有默契似的,会过来瞅瞅我。终于在我研二(大概2020年下半年)的时候,老妈说他的第二任伴侣也死了。「噢,悲惨的鸟儿!」那时的我除了惊叹外,更希望他能好好的干饭,好好的活着。家里也没有再找一只小鸟陪伴他,但他还是自顾自的生活着,波澜不惊。

『挠痒痒呢』

去年12月,家里有重新买了两只小小鸟,一开始可能还正常,还放出来溜达。但是12月24号时,小绿拉稀了,物理意义上的拉稀,眼神也变得非常迷离,一脸倦意,饭也吃不下去。虎皮拉稀大多是饿大了,但是我也没有处理的方法。最终在12月25日,发现小绿瘫倒在笼子里,微微闭上的眼睛似乎在诉说着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又或是一种别样的解脱。

『一路走好,谢谢陪伴』

介于小绿在我们家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许不舍的,最终决定土葬他。在这个安详的日子,我拿了个小铲子,在楼下后面的树丛中挖了个小坑,将他埋葬于此。在他的身躯被最后的土块覆盖后,我还是红了眼眶。不是因为有多么难过,只是他在这个小小的屋檐下陪伴了我们太久太久。他像是一个录像机,一点点地记录下来这小小空间的变迁,喜怒哀乐,来来往往,柴米油盐,不变的仍然是生活。虽然只是在旁边默默的见证,但也是实实在在的经历者,他也曾经陪伴过我们。

有时候觉得,生命也不过如此,虎皮平平淡淡的一生,无忧无虑,不愁吃喝。或许他不曾像其他鸟儿在广阔的天空飞翔过,感受到真正的自己,但同时也没有经历过风吹雨打和自己找食的辛苦。但他也别无选择,即便他想权衡这其中的关系,也无法获得我们的信任。我也想放飞它让他自由玩耍,但是我信不过。鸟儿不过是鸟儿,鸟生可能在破壳那一瞬间的环境就已然决定,而人生又如何呢?

仅以此文表达我对小绿的留恋,纵然躯体会归于大地,文章和记忆也会慢慢湮灭。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当我再次翻阅到这篇博客时,我还会记得他曾经的陪伴,还记得他见证的我的时光。

评论区

G-VKJB8HJHH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