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边栏壁纸
博主头像
laffitto

也扯淡,也思考,也学习,也生活

  • 累计撰写 88 篇文章
  • 累计创建 34 个标签
  • 累计收到 101 条评论

目 录CONTENT

文章目录

生命之轻

laffitto
2022-11-27 / 0 评论 / 0 点赞 / 108 阅读 / 1,242 字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有很多很多的事和很多的话想说,但是一忙,一怠惰,便觉得无非也就事那样,写不写也无所谓了。

纵然我见证着社会的离谱与权贵的粉墨登场,但我有时候也会觉得那很遥远。即便已经被疫情封在家中,看着各地方仍为了清零这个伟大胜利而不懈努力与抗争时,一次次的做着核酸,一次次的扫码行程记录,一次次的隔离封小区,让我惊叹的仅仅是政府的财力,自己逐渐变得麻木不仁。

昨晚一如往常和家人视频聊天,聊疫情,聊生活,聊几点睡觉,聊吃的好不好。日常的生活才更多的反映出了真实的点点滴滴。说着说着,妈妈说:

“不知道你还记得妞妞嘛,她妈妈死了。”

“这么突然的嘛”,我先是一愣,“是住在5楼的那户嘛?”

“是的,据说是子宫癌,开刀直接在没下的来手术台”。妈妈叹了口气,说道。

虽说也不是特别多的交集,也很久没见过,但我脑海中还是可以浮现出那位阿姨的印象。小时候还看她经常性的上下搬动自行车,很是干练健康的样子。

“还有那个谁,不知道你记得不,XXX,他昨天也死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高血压糖尿病并发症发作”,姥姥补充道,“他们家人都不敢告诉他奶奶,怕他奶奶承受不住。”

那个哥哥我是知道的,像个小混混一样,但是和谁都混的挺开,包括社区里的老人,人人都知道他。我还记得小时候经常逗我玩,还叫我姥姥高价买他的小狗。姥姥经常调侃他,而他也就笑嘻嘻。

“他生下来时候就一身的病,妈妈当时生他时候就去世了,他爷爷为了给他看病,卖了好多东西,为了保住这个小孙子。他爷爷之前可有钱了,为了小孙子也是散尽了家财,能长这么大都是拿钱换来的,可惜现在也死了。之前就看他那个腿,都是紫的,问他他自己也明白,说治不好的,自己倒是看的很开,总是笑嘻嘻的”。

“他多大了呀?”

“大概也就40岁不到吧,可怜了他还有个小儿子,看着白白净净怪可爱的。”说到这里我看到明显姥姥的眼眶中有泪水在打转。

“哎,至少他的小儿子还有爱他的妈妈和爷爷”,我安慰道,“而且他能活这么大,他家人应该也很开心了”。

身边的人逝去,一想起他们曾经鲜活的面容,我还是难免鼻头一酸。

之前也总是不理解为啥有些人千金散尽去治病,还觉得他们傻,只能说当事人不是你你就没有资格去做评判。人就是这样说别人的时候好像很理性,然而真实的情况又是那么复杂,人是充满感性的,而这也没有什么不好。什么灾难没有压到你头上之前有些人就是觉得无所谓,看网络上的内容指指点点,身边的人经历后有所触动,而到自己经历了才意识到真正的大难临头,抓狂,无助,但是如果挺了过去,有些人就会蜕变成真正的狠人。

还有,有些东西是天灾,有些却是人祸。有些东西是共同克服的目标,而有些只是为了自己仕途的政治工具。批判以前的裹小脚是陋习,现在却天天搁着裹小脑。恐慌,坚持,胜利,伟大,有些东西说多了,群众都不信了,说的人反而快相信了。

要说世界上有神我暂时还是不信的,但要说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神奇的力量我是更不信的。真正做恶之人必将在某些维度中收到他应受的惩罚。在这祝福希望逝去的人们一路走好,而他们的家人们能够继续勇敢的活下去。

评论区

G-VKJB8HJHH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