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反思

写作反思

水了这么多文章后的反思

回想起从19年年底立下每周写一篇文章的flag后,不知不觉还是坚持了下来,但是实际看完所有文章的类型,更多的是感受,方法论的东西并没有太多,还是有点失望。现在用这篇文章简单反思一下自己的状态。

即兴与应付

除了少数几篇文章外,不得不说很多的文章我都是为了写而写的应付之作。自己定义的文章完成并发布的时间是在一周的周六和周日这两天,然而实际我也就这两天才开始构思,写作,配图,发布等等。这不得不说是一个糟糕的决定,我在短短的两天内需要努力回忆这周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再产生一点想法,甚至有的时候去强迫自己做一些「虚幻」的思考。写作时候也更多的是即兴,有时候完成一篇文章后自己都不会再去读一遍,大纲技巧铺垫修辞统统没有,大白话一通到底,实在是如同垃圾一般都存在。

输入与输出

我明显的感觉自己的输入相比于去年变少了,当然这里的输入指的是有用的输入(这里不包含研究生正在研究的项目,这个还是花了不少时间钻研的)。「收益」于疫情,我整整上个半年都没有回学校。虽然在初中语文老师就深刻地传授给我慎独的概念,然而在安逸的家中,一切都被温暖的床束缚住了,然后渐渐地陷入奶头乐中。很明显的一点是,我之前在学校订购每日2G流量的套餐就完全够用,然而新学期我得订购每日4G的套餐了,毫无营养的B站和youtube视频占据了我吃饭时的闲暇空档,娱乐至死虽成主流,但自己也不应该陷入其中,特别是视频类应用:媒介方式层面高于文字,而涵养价值层面缺远低于文字,至少判断一个视频是垃圾比判断一篇文章是垃圾成本高太多了。之前的自己晚上会看看电子书,而现在的自己晚上看着B站各种无脑流量视频开心的不亦乐乎,看着虎牙的宝可梦主播天天玩游戏而自甘堕落。去年年末立下的每两周读一本书的flag也是完全破灭。

我想起之前听过的一档播客:得意忘形。主持人张潇雨幽默风趣,他本职的工作偏向理性的思考,然而他的这档播客充满了感性的认知,每个人都是感性与理性的结合体,他用播客表达出他的想法,他的思考,他的灵魂,而这些是无法在工作中表露出来的。节目现在已经断更,他给的理由是要有新的输入,他要去看更多的东西,才能一步步带来更多的输出。可见输入是多么的重要。若一段时间持续输入的都是垃圾,那有何谈自己能够输出有价值的东西呢?

反思

我觉得自己心中很多东西消失了,就在这短短的半年的安逸中。梦想是什么?我曾经幻想自己成为一个音乐家,我清楚的知道靠那个混饭吃不得行,但在至少在本科的前三年每天晚上都会练习1小时电吉他,我渴望这能够成为自己的副业,因为这是兴趣。然而现在我让步了,甚至自己感觉兴趣都衰减了。上研究生的目标是什么?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多发表两篇论文的,不仅仅是想混个学历而荒废无脑躺三年。我看见安逸的人,心中摸摸鄙视,看见勤奋的人,却又心中暗讽他们装忙愚蠢。嘴上骂着双标,心中却又比谁都双标,活成自己恶心的样子。抱负是什么?我没有种种勇气,去追求,去爱,去放弃,有些重大的人生路口我多凭运气划水向前。那一次次的心动,一次次的孤傲,又懦弱于表达,甚至还瞧不起他人。我觉得自己仍然站在无知之坡的顶端,还是幻想着自己或许很强大,自信和自负的界限模棱两可,想了很久也终究是个平凡而又自命不凡的贱人。我好像有点变了,亦或是我本身就是个冷漠虚伪自负的小丑。

回望这篇文章,这更像是我对自己状态的总结,我丑陋不堪,而不求上进。这些都细微的反应了自己的文章上面。下周我将重新梳理自己的写作思路状态和方法论,争取向更高一阶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