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智时代

反智时代

3月1日的新政策不过是把原本就已经盖上的棺材板子上加了一颗钉子而已。

2020年3月1日,国家颁布了新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 , 颁布之后,网上充斥着各种声音。

第一种声音是漠不关心的,或者说是中立的。因为说实在的对于他们来说很多改变都是感知不强,他们忙于生活,忙于奔波,同时也不曾探索过外面的世界。夸张的讲,永远的沉睡,活在外界或自己制造的美丽的梦中,不曾醒来。

第二种是表示支持的,这完全是被驯服的人们。他们可能受过比较高等的教育,有着比较成功的人生,甚至曾经出国留过学,然而他们仍然完全没有收到任何感染。他们追求生活,关心他人,但是还是缺乏一点思考与批判。

第三种是有抵触情绪的人,他们或多或少看过听过很多被消失被死亡的例子,从而对于网络舆论的监管意见很大。他们中或许有人很偏执,但是确实是想改变现在的现状。“自由"愈发渺小,他们希望打破枷锁。

在我看来,3月1日的新政策不过是把已经盖上的棺材板子上加了一颗钉子而已。当我差个资料打开google面对的是404时,当我刷新twitter出现网络无法连接时,当YouTube,gmail,甚至reddit都需要架着梯子才需要访问时,我无时不刻觉得我们防火墙的”伟大“。我不得不使用微信这样一样的IM工具,看着中国最大的傻逼聚集地——微博,天天撕逼娱乐,用百度去寻找万千广告中的一条讯息,陶醉在知乎中不停地需要看别人对于”***的看法“的帖子。我的思想在逐渐变得简单,变得健忘,变得善于逃避。

但我不想这样,于是在夹缝中寻找有思考的绿洲之地。他们可能是一个有趣的平台(eg好奇心日报),一些有想法的公众号,甚至是一些英语软件(eg每日英语听力)。然而渐渐的他们都死了,仅仅是做了几个深度报道,一些思考文章,一些英语新闻的转载,铁拳强袭,于是整改整改甚至死亡。我们可能因为几个敏感词而被删帖,被禁言,被封号。我们害怕,我们愤怒,但又有什么用呢?因为我们健忘,我们无能。甚至连思考都不会,无能狂怒来形容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而我们无能的原因是什么呢?为何经济科技是如此的发达(至少从表面上是的),而思想确如此幼稚与乖戾。情况很复杂,但我们的眼界是一个问题,我们始终只能看到外面已有的形式在自己身边山寨再现。可以说中国许多东西完全不必创新,仅仅抄袭国外就可以继续繁荣10多年,而现实是我们的文化少的可怜,艺术与思想更是停滞不前。我们看不到真正的东西,有两堵墙很多的人都无法跨越,一是真实存在的”伟大“的防火墙,二是名为语言的英语的高墙。大部分的翻译读物,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方式能够正式出版的,都被监管者严格审查过,我们或许有时候会诧异于翻译的诡异,但很少怀疑翻译的是否完全于公正。唯有会英语,才能看见一点真正的世界。

统治者崇尚反智,民众愈加愚蠢,这样就愈好管制。民众忙于生计,就没有闲工夫想东想西。束缚愈加锁紧,我们无力改变环境,唯有改变自己,而在这种反智时代中更好更有头脑的生存下去。加油吧,为了你爱于爱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