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詹碎言 #1

詹詹碎言 #1

大可当作无病呻吟

看到这样一篇推文

我们这群人,苦没有真正苦过,爱没有用力爱过。每天受着信息大潮的冲击,三观未定又备受曲折。贫穷不再是正义,又妄图不让金钱成为唯一的追求。过早看到了更大的世界,勤奋却又不过三天。热血透不过键盘和屏幕,回忆止于游戏和高考。像一群没有根的孩子,在别人的经历和精神里吵闹。

推文的作者大概是30~40岁的人,但是这样的话语似乎对我和我后面的一代都适用。我知道,他也是从别的地方摘来的,但是无妨。平平淡淡的文字,透露出的淡淡的悲伤,确实,当我姥姥有时候回忆起1960年代的天灾人祸,讲着讲着就眼角泛红时,即便我已从历史与话语中了解了那些艰苦岁月,但还是难以达到共情;那些轰轰烈烈的,经历过巨大经验而终得成果的爱情,现在看来甚至会沦为笑柄,人们渐渐回归简简单单,甚至有时人们并不爱自己重要的另一半,只是为了生存为了繁衍罢了。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变得健忘与麻木,精力也变得愈加分散,我们沉醉于在网络中视奸万象万物,却又无能狂怒变得只能伤害自己身边的人。当文字变化的越来越敏感,行为不得不越来越谨慎,最终思想变得越来越狭隘,眼界被局限于眼前事物,最终变为一个个利己主义者。我们变得疲于生计,忙于奔波,阶级转变变得越来越困难,甚至上一代的思想会深深影响下一代,最后一代代的人都会堕落于命运的轮回而无法挣脱。大的“黑天鹅”事件一旦发生,一切都变得脆弱与偏激,陷入别人的圈套里,思想愈发黑暗而心愈发死。

上面的都是我瞎扯淡的,真实的我并不会以这种思想去生活,那不过是我内心黑暗的意淫而已,因为无论什么话语都无法全面概括所有人,与其沉迷于上面的悲情,我更赞同下面的观点

一个人能力的强弱,决定他关心事情的大小。能力越强的人,越注重自己的每一步决策和判断和自己的收益。弱一些的,关心自己所在团队的上升,期望靠别人努力,自己混水摸鱼也多捞些。再弱一些,期待自己院系的上升,再往下是关心城市好坏、关心自己学校排名、关心这个省的收益。

所以,还是自己变强才是王道。记得少数派的Hum在播客里说的一句话(我无法找到准确引用,但大概意思如下):

确定一些事情优先度的关键在于这件事情对于提高你的阶级的影响多大。

听着急功近利,实际真实的一逼。
愿与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