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耗品

消耗品

对医疗工作者的一点关心与思考

郝海龙在自己的博客中表达了自己对于奋斗在抗病毒一线对医护人员一点看法,文字很中肯,让人深思。特别是提到的一条微博感触颇深:

医生在我国医疗体系里属于一种耗材

说实话,听完后很扎心,实际上他们是最可怜的人。最开始的医闹纠纷事件,少数病人闹事杀害无辜的医生,虽然网上骂声一片,但总体舆论的导向还是看作一个个例来处理,更多的指责偏向于病人的疯狂。当讨论起解决方案的时候,大多数的人们只是偏向于让医生自己去保护好自己。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实在是一个下下策,因为真正行动的不只应该是医生和患者自己,媒体,医院和政府都应该做出自己的一份力。
以上与以后的文中医生包括护士等不断奋斗的人,并不是特定局限的特指。

媒体

给出一个自己的大致框架,如果说患者的自律排在5th,医生的自我保护排在4th,那媒体毫无疑问是位于3rd的角色。媒体对于医患关系的报道,毫无疑问是左右普通群众对事件看法与深浅理解的。可以说,现在很多恶化的事情,都跟媒体的不作为有强相关性,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媒体更倾向于娱乐至死,流量为王。报道事件缺乏深度与探究的精神,以至于无法引起整个社会的共鸣与反思,在时代下,总是讨论人们忘却的快,不如批判看待真正媒体的引导职责。

医院

继续深究,排在2nd的应该是医院的措施。如同学校对于学生的意义,医院也需要对在里面工作的医生负责,这里的责任不仅仅包括了在应急的情况下对医生的保护,还有在平常时刻对各种情况的预防。总体上,医院不应该是各自为营,需要所有医院的共同努力,指定一套更全面,更合理的以面对不同的紧急情况,保障整体医护人员有个和谐的工作环境才是上策。

政府

作为最顶层的形态,政府的政策绝对是1st。如果就最基本的事故多问几个『为什么』,最终都会回到顶层的医疗政策上来。我不敢评头论足,就个人看到的表达上其它国家发生这种事情的概率小,只能说现有的医疗政策不够完美,以至于隔三岔五就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政策的制定者们需要多加努力,找到突破点继续完善整个制度才行。
这是从上往下的管理,越往上面越难以调整和改变,而下面又多多少少又局限性,只能够慢慢改变。

现在时刻,更是有全国人民要面对的大敌——2019-nCoV疫情的来袭。虽然大概12月末就已经有10位数的人员被感染,虽然武汉政府的反应与过错是绝对有的,但真正辛苦奋斗在一线的还是这些无力的医疗工作者们,他们不得不每天都得面对每天因为恐慌而前来就诊的病人,危急时刻他们脱不了干系,但他们是真的是最伟大的英雄。但说实在的这只是开始,武汉的疫情也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加油,唯有默默支持他们并保护好自己了。
为英雄们祈福!